国足每年球衣赞助超1100万欧伊朗却被50美元盗版球衣难倒谁的锅?

近日,成功杀入俄罗斯世界杯的亚洲第一伊朗队,因为与阿迪达斯发生合约问题,很可能自费定制球衣参加世界杯的新闻引来了广泛关注。

因政治因素饱受制裁的伊朗,在足球层面呈现出了相似与另类并存的尴尬。由此引起的对伊朗足球的关注以及商业赞助在足球层面的作用迸发,开始在舆论上深度发酵。

(图:英超02-03赛季,耐克为阿森纳设计了在耐克时代第一套圆领主场球衣,枪手胸前广告的赞助商也从世嘉公司变成了O2电信。这款球衣不仅伴随阿森纳成功卫冕足总杯冠军,还见证枪手在2004年以49场不败再夺英超冠军)

在上世纪那个商业赞助未完全普及的日子里,一些球队接受球衣赞助,也经历了一番“心理斗争”。他们并非是“旧事物”的坚守者,只是定位与认知不同。比如英超球队西布朗以及西甲豪门巴萨。

在1985-86赛季,西布朗虽然跨出了胸前广告的一步,但是他们的胸前广告却是公益性的“不要吸烟”。而在2006年之前一直拒绝胸前广告的巴萨,也与非营利性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签订了协议,西甲豪门只象征性地收取120万美元/年的广告费,可谓业界良心。

(图:青骢岁月时的梅西身穿胸前广告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球衣;英超球队西布朗在上世纪80年代胸前球衣为“不要吸烟”的公益广告。)

不过这也导致了,在巴萨前主席拉波尔塔的统治下,作为会员制球队的巴萨在转会市场上的投入并不大。一方面是球队工资、奖金制度已经在当时成为巨大的包袱,另一方面是缺乏球衣赞助商让球队有形中又少了一部分重要资金。

因此,在05-06赛季,巴萨罕见的引援零花费让人瞠目,球队仅仅签下了自由身加盟的范博梅尔与埃斯克罗。虽然此后巴萨也有诸多引援,但均达不到豪购标准。直到2014年与卡塔尔基金签约之后,球队的购买力才逐渐增加,苏亚雷斯、内马尔等人的加盟,就水到渠成。

时至今日,世界足坛已经没有球队能摆脱出售胸前广告以及接受球队赞助带来的诱惑:巨大的经济收益可以让球队的购买力出现叠加式的增长,并进一步提升球队的竞争力。

从俱乐部层面而言,球队的收益主要分为三大部分:转播分成、商业收入以及比赛日收入。在这三方面中,豪门球队的转播分成都占据着最大的权重,这与他们自身平台的优势有着很大的关系。比赛日收入虽然能带来不俗的收益,但是与商业收入对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球衣广告、赞助商投入是球队商业收入的主要来源,也进一步保障了球队的购买力。

(图:世界俱乐部球队非转播收入以及球衣胸前广告排名一览(数据来自德勤、足球天文台等媒体),这或许是一张吹曼联CEO“三德子”的图。)

通过上图可以清晰地看到,曼联之所以在后弗格森时代战绩不佳的情况下连续豪购,与球队的超强购买力有关。而这个购买力,除了英超的转播分成之外,曼联超强的非转播营收能力让人恐怖。球队7500万镑一年的胸前广告收入,56个球衣赞助商下累计每年2.63亿欧元的非转播收入,都是曼联豪购的底气所在。

另外,在前十强中,尤文图斯算是一个另类,因为在非转播收入中他只位列第15位,但是赞助总收益却位列第7位,这与尤文图斯重返意甲之后超强的宣传营收能力息息相关,而且,球队38个赞助商也仅次于曼联与巴萨。

豪门球队拥有无与伦比的曝光度和拥趸,可以说招商是个只愁开多少价的问题,但中小球队就没这好的命了,能够有人出钱就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还要什么自行车”?

近两年,随着竞技足球的商业化愈发成熟,越来越多的行业参与到足球商业投入中,比如博彩业,他们最“热衷”的就是与中小球队合作。

当然,这也是一件不得已的事情。博彩行业与足球层面的合作往往需要经过层层的筛选把控,豪门球队作为卖方市场所接洽的赞助合作金额并非博彩行业轻易染指(尤文受限于意大利经济不景气以及联赛整体赞助匮乏,接受博彩赞助实属无奈),博彩公司也只能将胸前广告更多地放在联赛的中下游球队。

以英超为例,博彩/游戏品牌占英超球衣胸前赞助的45%,但仅占总金额的17%(英超2017-18赛季球衣赞助总额达到了2.85亿英镑),其中西汉姆、斯旺西等9支球队都将胸前广告位置留给了博彩公司,最大的一笔胸前广告投入来自betway(1000万镑/年牵手西汉姆)。

(图:博彩行业全方位渗透,球衣的胸前广告以及球场广告层出不穷,而且不乏吸引人眼球的广告策划。例如斯旺西主场对阵西汉姆的英超比赛中,斯旺西球衣赞助商letou就用“国安是冠军”的老梗在中国足坛引来了一番热议。)

除了接受博彩行业或者其他“不受待见”金主的眷顾,中小球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或增加收入,或增加关注),总能以另类的方式吸引眼球。较为著名的有彪马曾为喀麦隆国家队设计的无袖连体球衣,也有西班牙低级别球队洛尔卡(徐根宝持有)当年的“西兰花队服”,还有被中国球迷吐槽无数的“DSB”、“JiBa”胸前赞助。

(图:除了辣眼睛的队服之外,上图左侧这个有些“致敬阿森纳”的球衣,是不是头一次见?)

除了职业俱乐部,国家队对于球衣赞助这一香饽饽的大餐,也很难说出拒绝(伊朗,这句没别的意思)。

根据媒体的综合消息来看,目前国家队层面球衣赞助合约的老大是法国队,球队每年从耐克拿到4260万欧元的球衣赞助。

图:2014年7月1日,法国队在巴西世界杯1/8决赛中,2-0淘汰尼日利亚。

排在第二、三位国家队的赞助商还是耐克,他们每年为第二位的英格兰送上3250万欧元,为第三名的巴西队送上3000万欧元。可惜的是,在14年南非世界杯上,最终进入决赛的是阿迪达斯赞助的德国与阿根廷。在巴西夺冠之后,德国队的赞助费暴增500万欧元,每年从阿迪达斯拿到3000万欧元。

排在第五位的是彪马赞助的意大利队,每年得到2000万欧元。此后是每年从阿迪达斯得到1000万欧元的俄罗斯以及从耐克得到同等收入的荷兰与葡萄牙。另外,18年世界杯东道主俄罗斯也从阿迪达斯拿到了每年1000万欧元的球衣赞助。

如果你觉得这就是国家队层面的TOP10的话,你就错了!得益于中超联赛的火爆,国足这块大蛋糕也水涨船高,耐克抓住阿迪达斯离去的空缺,以每年1150万欧元的费用拿下了国足球衣赞助,国足也成为球衣赞助费世界第七高的球队,远远高出日本国家队的700万欧元,以及韩国国家队的550万欧元。

(图:2015年亚洲杯,国足身穿全新的耐克球衣创造了小组赛三战全胜的赛事最佳战绩,只是在淘汰赛中遗憾地负于东道主澳大利亚无缘四强)

那么,中国足协只能靠球衣赞助合约来维持运转以及给大赛提供保障吗?大错特错!

国家队比赛是牵动无数球迷的重要赛事,即便是在此前人才凋零、自身问题明显的年代,国足的比赛也拥有超高的关注度。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卖方市场的国足平台,势必会让诸多赞助商趋之若鹜。比如在2014年5月,长安福特成为中超联赛高级合作伙伴。据了解,中超联赛高级合作伙伴招商底价为6000万元,这也意味着长安福特至少为中超联赛提供2.4亿元的赞助款。

(图:2015年9月,继牵手中超联赛之后,长安福特以每年5000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为中国之队未来四年的住赞助商)

除此之外,可口可乐、耐克、燕京啤酒、马牌轮胎、创维、金立等知名国内外品牌相继成为国足的次级赞助商。足协每年的收益,达到一个恐怖的数字。而且,国足在去年时隔多年再度杀入十二强赛,球队的曝光度得到了更大幅度的提升,这些赞助商也通过线上的宣传以及线下活动的推广,既提升了知名度与美誉度,也创造了远高于投入的收益。

作为当今世界的第17大“经济体”,世界足坛每年超过5000亿美元的总体额度,已经超过了瑞士、比利时等欧洲发达国家的年度GDP。5000亿美元不仅包括球队之间的支出、收入,还包括赞助商撒钱付出之后带来的有形与无形的收益。

耐克、阿迪达斯等体育品牌不仅通过球衣赞助持续制造影响力,还能从专卖品中售卖球队周边产品带来收益。据《Market4Sports》去年发布的一则消息,皇马有可能和球衣赞助商阿迪达斯续约至2031年,合同总额或超过15亿美元。

(图:在“老佛爷”弗洛伦蒂诺的巨星政策下,皇马不仅在千禧年后全面拥抱阿迪达斯,还在2003-2004赛季迎来了新的球衣广告赞助商西门子,开启了全新的银河战舰时代)

除了球衣赞助之外,球队其他赞助商也能通过竞技足球这个平台进一步提升自身。比如,知名厨具品牌华帝拿下法国队、OFO小黄车牵手多特、英利集团赞助南非世界杯、万达集团入主马竞、西藏水资源5100赞助利物浦等等,都是瞅准了职业足球这个平台。

只可惜,伊朗足协受制于当局者的“闭关锁国”,别说享受这些花式合作,经费方面都捉襟见肘,不得不沦落到连50美元的“盗版”球衣费都精打细算的局面。

今年夏天,伊朗或将穿着DIY的球衣去参加世界杯,虽然在场外体验了一把“一文钱难倒了英雄汉”的尴尬,但他们无愧于伊朗球迷,毕竟能与西班牙、葡萄牙等明星战队同场竞技,总比手握大把金钱却只能看电视转播的很多球队,要幸福的多。